标签归档:财报

盈余品质与竞争力 – 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 读书笔记

美国前证管会主席对美国上市公司以财务报表大玩数字游戏的情况,在1998年作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评论:我越来越担心,符合华尔街获利预期的动机已远超过对基本管理实务的关注。太多公司经理人、会计师及财务分析师投身于数字游戏。在急迫的满足获利预期、营造平滑获利轨迹的心态下,一厢情愿的乐观数字凌驾于忠实的呈现之上。因此,我们看到盈余(参阅第五章对 净利润 概念的解释)品质的降低,进而导致财务报告品质的降低。管理被操纵取代,诚信不敌幻觉。当同业的财务报告游走于合法及犯罪的灰色地带时,要求经理人保持忠实的会计表达就变得极为困难。在这个灰色地带,会计的操纵充满诱惑,获利数字反映管理阶层的期望,而非公司真正的财务绩效。

对企业经理人或投资人,盈余数字的高低固然是关心重点,盈余的品质才能真正反映企业的竞争力,创造企业的长期价值。

盈余品质一般由五项条件构成:盈余的持续性越高,则品质越好;盈余的可预测性越高,则品质越好;盈余的变异性越低,则品质越好;盈余转换成现金的可能性越高,则品质越好;盈余被认为操纵的程度越低,则品质越好。

盈余的持续性
自1951年到1997年之间,能维持每年盈余增长18%、又持续10年之久的美国上市公司不到10%,可见维持盈余持续增长的难度非常高。
强调要创造新的企业经营版图或商业模式,以帮助企业在缺乏竞争对手的蔚蓝海域中,得到更大的成长空间,并获得更具续航力的盈余增长。相对的,如果一个企业被局限在高度商品化(高同质性)的市场,互相以价格战作为主要竞争方式,就是陷入“红海战略”、苦战不已的企业,通常它们的成长空间有很多限制,不易有良好的盈余品质。

盈余的可预测性
就是利用过去的盈余历史,可以相当准确的预测未来的盈余发展。例如盈余以每年超过30%速度怎张的,通常是快速成长公司;以10%到20%速度增长的,则是稳定增长的公司。即使公司盈余完全没有增长,若能稳定的保持现状,每年固定发放定额现金股利,也可以称为拥有好的盈余品质。盈余可测性高的公司,投资人容易评估企业的内在价值,因此可以用合理价格进行投资,不易产生投资亏损。

通常在较成熟产业(例如塑化 半导体)中的企业,无法每年保持盈余持续增长,而会出现景气循环的现象。若企业能在景气循环的过程中,依然保持可预测的盈余(例如赚两年亏一年),这种情形也算是具有可预测性。相对的,有些体制较差的企业,会在景气谷底被淘汰,就不具有盈余可预测性。

盈余的稳定性
有些企业因为策略定位较佳获经营能力初中,较能抵挡产业景气循环,也较能抵挡外在突然变故对公司盈余的影响。

盈余转变成现金的可能性
对企业进行绩效评估的最主要方式 — 利润表 — 是建立在应计基础之上,而应计基础的特色是着重经济事件是否发生,不着重现金是否收到或是支出。在信用交易中,只要企业认为应收账款可以回收,就可在尚未收到现金时,将这一笔交易认列为当期收入,并增加当期盈余。当然,企业醉汉哦还是必须收回现金。无法回收的应收账款虽然虚增了当期盈余,未来终究还是必须承认坏账损失。有些企业过分着重于冲刺业绩,拼账面获利,容易造成信用管理松散 盈利空洞化而没有现金意义的危险状况。因此 企业盈余转换成现金的可能性越高,则它额盈余品质也越高。

盈余品质与人为操纵
会计数字的结构可分成经济实质 衡量误差 人为操纵 三个部分。就盈余品质而言 人为操纵造成的杀伤力最大。但是 我们是否可以用最严格的会计规则来避免经理人操纵数字呢?例如,一般公认会计准则可规定应收账款必须固定提列10%为坏账费用,超过6个月没卖出的存货必须提列50%的存货跌价损失。如此以来,经理人操纵盈余的空间就大大减少了。然而,假设你是沃尔玛 戴尔 或者 IBM的供应商,你被这些国际级企业倒帐的的几率几乎是零,因此提列10%的坏账费用还嫌太多;反过来说,若企业的母公司塞货给海外子公司,以虚增应收的做帐方式处理,对于这种授信浮滥的关系人,应收账款提列10%的坏账费用又嫌太少。存货跌价一样,有不同的情况。

简单的说,机械性的要求一体适用的会计方法或会计估计,会让经理人丧失向投资人沟通企业活动真实状况的空间。因此 人为操纵是企业与资本市场沟通的必要之恶。

内在价值 与 资产评估 – 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 读书笔记

在资产价值评估中,最终好的观念是 内在价值,也就是资产价值中可以用未来获利能力合理解释的部分。更具体的说,内在价值指的是资产在它存续期间所能产生的现金流量折现值。

巴菲特强烈的主张,利用折现的概念来衡量投资案,是财务上最适当的做法,所有会计或财务学的教科书都和巴菲特的观点一致。 但是,未来薪资 投资报酬率 甚至汇率变动等因素,都会造成内在价值的改变。

无形资产决定长期竞争力 – 财报就像一本故事书 读书笔记

现代会计学的研究也支出,对企业的经营而言,无形资产比有形资产更为重要。19世纪时,美国商船的竞争力主要来自于他们的企业家精神。试想如果没有这种无惧沉船的冒险精神,他们如何与拥有经验丰富税收、设备精良的欧洲商船竞争?又如何能以些微的成本优势,在大西洋的贸易战争中胜出?

美国水手所拥有的无形资产,是新兴民族自然流露的冒险性格,不需要投资。但现代企业如何拥有高竞争力的无形资产。必须进行系统的 持续的投资。

例如研发的支出,会计学 归类为当期费用(谨慎性原则),但是研发活动确实是创造无形资产的重要来源。
会计学者莱夫曾估计:每1元的研发支出,在未来平均可产生20%左右的投资报酬率,效益能延续 5-9年。所谓企业经营的磐石,不是财务报表上的土地 厂房 设备,而是企业家精神和良好的管理制度。

不论是有形资产还是无形资产,他们的价值都建立在 能为企业创造未来实质的现金流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