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财务分析

合营和联营的区别

第一个例子,如果超过80%表决权可以控制被投资企业某项安排,则A+B>80%,A和B对被投资企业是共同控制,A和B为合营企业,C则是联营企业;
第二个例子,如果不低于60%表决权可以控制被投资企业某项安排,因A+B和B+C都有不低于60%的表决权,则控制组合超过了1种,这种情况下就不存在共同控制的情况,肯定没有合营企业,只有联营企业。此时,A、B和C都是联营企业。

追求优质增长要有优先级

2004年,拉姆 查兰通过《增长力》一书疾呼企业应追求优质增长。所谓的企业优质增长,主要反映在同时接持续的达到营收增长、获利增长、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的增长。 这三者的相对优先级,随着企业的策略定位及发展阶段有所不同。经理人以财务报表进行自我评估或对其他公司的财务报表进行分析时,必须去分三种不同的优质增长类型。

1 重视获利增长甚于营收增长:此类型的代表性公司是沃尔玛。沃尔玛的一贯策略是以降低成本及每日低价创造竞争优势。它最重要的经营目标之一,便是最求获利增长率高于营收增长率,如此才能确认成本控制的绩效。 (这和之前说的竞争力不矛盾,沃尔玛是低价策略,低毛利,高周转的方式。可以纵向的比较)

2 重视营收增长甚于获利增长: 此类型的代表性公司,是目前亟欲改造企业文化的通用电气。通用在充满个人色彩的前任首席执行官韦尔奇的领导下,一直是个纪律严谨 以达成获利目标为重心的优质企业。然而,新任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却发现,由于过分强调获利,使高阶经理人对开法信士业不够积极 害怕犯错,并倾向于通过改善作业流程 降低成本或利用财务操作来达成获利目标。因此,目前伊梅尔特把提高营收增长率(希望由5%提高到8%)的优先性放在达成获利目标之前;而通用高阶经理人绩效评估的最主要指标,也调整为 开创新事业的构想 、 顾客满意度 与 营收增长,希望借此提高冲刺业务的动能。

3 重视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增长,甚于获利及营收增长:此类型的代表性公司,为全球个人电脑龙头戴尔。总裁戴尔面对公司1993年的严重亏损时,才警觉到过去一直把注意力摆在利润表的获利数字上,却鲜少讨论现金周转的问题,但是现金周转才是企业能否存活的最终关键。从此以后,他将戴尔经营的优先级改成 现金流量 获利型 增长。正如第六章所分析的,2000年以来,戴尔电脑每1美元的获利,平均可创造1.3美元的经营活动现金,成为全世界营运资金管理最有效率的计算机信息公司。

不论是沃尔玛 通用电气,还是戴尔,他们长期都能同时且持续的达到营收增长 获利增长与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增长,因此三者都是优质增长的典范。企业领导者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一公司策略定位及发展阶段,动态的调整营收 获利 现金流量的相对优先级。

相对的,企业劣质增长的指标有下列常见的两种,他们是经理人与投资人都应该极力避免的:

1 营收增长,但火力不仅没有增长,甚至是负增长。这种情况显示企业在追求增长的过程中失去对成本的控制,甚至陷入为了增长而增长的迷思中。

2 营收和获利增长,但经营活动流入的现金持续萎缩,甚至出现现金净流出。快速增长型的企业如果没有好好控制管理应收账款或存货的增加,往往会陷入这种劣质增长的陷阱,甚至造成财务危机。

在利润表中看出企业的竞争力- 沃尔玛的成本控制

沃尔玛创始人沃尔顿认为,达到顾客满意的方法,最重要的就是做到廉价物美,也就是每日低价。因此,沃尔玛成本控制的能力,是其竞争力的核心。

如何衡量成本控制的能力呢?以零售业而言,不外乎采购的便宜,销售和管理费用低。可惜的是,通过利润表上的数字,无法直接看出沃尔玛的采购成本是否低于 Kmart。例如1995年到1999年之间,沃尔玛的销售成本约占销售收入的80%,而Kmart为78%。这个比率不能直接用来比较二者采购成本的差异,理由是沃尔玛的采购成本可能比Kmart低,但是因为定价比Kmart低,所以销售成本占销售收入的比率反而较 Kmart高。事实上,如果由毛利率(毛利 / 营收)的变化来看,沃尔玛在20世纪90年代的毛利率低于Kmart,反映了沃尔玛以 低毛利率作为竞争利器的策略。此外,沃尔玛的毛利率从1970年的27%左右,一路下降到20%左右,变化相对较为稳定;在1998年以后,Kmart的毛利率快速下跌,显示它的竞争力大幅滑落。

很明显的,与 Kmart相比较,沃尔玛的相对竞争优势清楚的表现在销售和管理费用比率(销售和管理费用 / 营收)低上。自20世纪90年代起,沃尔玛的销售和管理费用比率维持在总营收的15%到16%之间;而 Kmart的比率最低大约为18%,醉倒可达到24%.在利润微薄的通路业里(净利率3% 到 4%),销售和管理费用最高可高出对手 5% 到 6%的窘境,让 Kmart注定只能处于挨打的局面。

规模经济的优势,让沃尔玛可以因为大量采购而买的便宜;严格的成本控制,则让沃尔玛的经营效率领先业界。然而,沃尔玛由上市到现在,利润率(净利 / 营收)几乎都在 3% 到 4% 之间,近年来更是十分稳定的逼近3%,这种 微利化 的策略,让对手感受到强大的压力。相对于沃尔玛稳定的利润率,Kmart自20实际90年代迄今的利润率都低于沃尔玛,2000年后更出现巨额的损失。

现金流折现的算法

在上一篇中 — 内在价值 的广泛应用,我们举了一两个现金流折现的例子,这一篇我们就详细讲讲现金流折现的算法。

还是如下这个例子:

如果一台机器每年可产生5万元的净现金流入,并且效益可持续20年,在市场利率水平为10%的假设下,这台机器的内在价值应该是多少?我们可套用前文将5万元现金折现20次后再全部加总的程序,计算出该机器的内在价值为425680元。凡是理性的投资人,都会要求卖方以不高于内在价值的金额出售该机器,否则就不愿购买。

那么我们如何得到 425680元这个内在价值的呢?这个计算的过程就是现金流折现。第一年的5元(实际上是投资了“内在价值”一年后产生的净现金流5万元),按照市场利率10%计算。我们假设把这5万元折现到投资那一刻的价值为X,那么 X * 110% = 50000, 那么 X = 5000 / 110% = 45455元

同理,第二年的5万元,折现到投资那一刻为: 5000 / 110%平方。

这样计算20年间一共产生的现金流折现,也就是内在价值,就如下(python语言):

count = 0
for num in range(1,21):
	count += 50000 / pow(1.1,num)
print count;

运行一下,得到数字:

python zhexian.py 
425678.185988

文中还提到:

利率的变动对资产与负债都会造成重大影响。如果你拥有的资产使你享受每年年底固定5万元的净现金流入,而市场利率由10%下降至5%,则资产的内在价值会从 425680元上升到 593438元。相反的,若一个保险公司必须支付保险人每年5万元退休金,连续20年,当市场利率由10%下降至5%,该笔负债会由 425680元大幅增加到 593438元。

同样使用这个算法:

count = 0
for num in range(1,21):
	count += 50000 / pow(1.05,num)
print count;

运行一下,得到的数字:

$ python zhexian.py 
623110.517127

和书中提到的 593438不一下,难道不是这样算的?以后再说吧….

PEG 市盈增长比率

PEG是市盈率和盈利增长速度的比值,它弥补了PE对企业动态成长性估计的不足。
计算公式:

 PEG=PE/(企业年盈利增长率*100)

PEG值越低,股价遭低估的可能性越大。PEG值的分子与分母均涉及对未来盈利增长的预测,出错的可能较大。
投资者普遍习惯于使用市盈率来评估股票的价值,但是,当遇到一些极端情况时,市盈率的可操作性就有局限,比如市场上有许多远高于股市平均市盈率水平,甚至高达上百倍市盈率的股票,此时就无法用市盈率来评估这类股票的价值。
但如果将市盈率和公司业绩成长性相对比,那些超高市盈率的股票看上去就有合理性了,投资者就不会觉得风险太大了,这就是PEG估值法。PEG虽然不像市盈率和市净率使用得那样普及,但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在某些情况下,还是决定股价变动的决定性因素。

股票投资分析方法主要有如下三种:基本分析、技术分析、演化分析。

比如一只股票当前的市盈率为20倍,其未来5年的预期每股收益复合增长率为20%,那么这只股票的PEG就是1。当PEG等于1时,表明市场赋予这只股票的估值可以充分反映其未来业绩的成长性。

如果PEG大于1,则这只股票的价值就可能被高估,或市场认为这家公司的业绩成长性会高于市场的预期。像其他财务指标一样,PEG也不能单独使用,必须要和其他指标结合起来,这里最关键的还是对公司业绩的预期。

由于PEG需要对未来至少3年的业绩增长情况作出判断,而不能只用未来12个月的盈利预测,因此大大提高了准确判断的难度。事实上,只有当投资者有把握对未来3年以上的业绩表现作出比较准确的预测时,PEG的使用效果才会体现出来,否则反而会起误导作用。此外,投资者不能仅看公司自身的PEG来确认它是高估还是低估,如果某公司股票的PEG为1.2,而其他成长性类似的同行业公司股票的PEG都在1.5以上,则该公司的PEG虽然已经高于1,但价值仍可能被低估。